20.第二十章【1 / 2】

沧渊如寒冰般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溶洞中,吓得地厌缩成一团,只露出脑袋顶上的一朵粉花。

沐昭身子一震,回想起之前的种种,她脑子一热,破罐子破摔道:“你凶我做什么!”

沐昭倔强的脸庞让沧渊回想起梦魇中,她也是这样,跌坐在地,忍着泪花发问:“沧渊,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凶?”

“阿昭,你为什么总是不信我?”沧渊满腔不甘的发问,“我就这么入不了你的眼吗?”

自己当年未能好好待沐昭,二人弄巧成拙的分离已是抱憾。

如今……

沧渊的手在暗处握的咯咯作响,他强压下心绪,缓声问道:“阿昭,我且问你一句,你不信我,是因为我拿了你的姻缘簿吗?”

“就算尊上你不曾将我的姻缘簿拿走,我也不会信你。”

沐昭吸了下鼻子:“映容心智成熟之后,尊上似乎就很怕我与她单独在一起。尊上点她哑穴,是不是怕她会说一些尊上心中担心的事?还是怕她会说一些我的过往?”

“我不知道、也不在乎我自己是不是一棵晶草。我在乎的,是为什么尊上一定要夺了我的姻缘簿,将我留在魔界。”

沧渊不想作答。

眼下并不是让沐昭知晓前尘旧事的好时机。

他不想与沐昭关系更加疏离。

沧渊殷切的开口:“阿昭,我若说我只想要你,你会信吗。”

“尊上要我做什么?”

那日霄无庚的话回荡在沐昭的耳畔,她问道:“要拿我的血去开剑吗?”

肩膀吃痛,沐昭挣了两下,泛着泪花道:“你放开我!疼!”

“你还知道疼?!我若是想拿你的血开剑,那我为何要救你?!”

沧渊手上力道加重,似是想将眼前人的骨头捏碎:“你宁可听信霄无庚那个小人的话,也不愿信,我只想你活着!”

自己到底要怎么做,才能让眼前人相信,自己只是想她活着。

所以,自己年少轻狂时所犯下的错,永远都没办法弥补。

所以,自己与她变成如今这般,都是自己咎由自取。

剜心挫骨的报应。

“沐昭。”沧渊手上像是卸了劲,缓缓垂落,“你仔细想一想,我可有害过你?”

沐昭揉着自己的肩膀缓解刺骨的疼,不用看她都知道,自己的两个肩膀肯定被沧渊捏的发红。

“尊上是不曾害过我,可尊上也不曾与我说过实话。”

沐昭道:“尊上,谎言换不来真心。能换来真心的,只有真心。”

“阿昭,我待你还不够真心实意吗?”

“收了我的姻缘簿,以此为由限制我的行动。尊上的真心,我沐昭承受不起。”

“阿昭,在你心里,是不是只有姻缘簿和晋升。”

从来都没有我?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小说推荐:《渔夫直播间》【抖音推文】《斗罗,我靠面板成就神明》【开读网】《领主求生:从残破小院开始攻略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